共享充电宝被塑造的是什么
2019年11月8日

共享充电宝

         塑造它的是我们作为消费者的行为,我们作为公民的行为和我们作为劳动者的行为。共享经济公司声称,我们应该信任它们以及它们的技术,由它们来接管那些由政府提供的职能:确保安全的消费体验,确保就业公平和尊严,塑造宜居和可持续发展的城市。但是,我们不应该信任它们。我之所以写这本书,是因为共享经济的议程符合我和许多人所认同的理想,如平等、可持续性和社区。共享经济仍然得到许多有进步头脑的人的支持和效忠——特别是那些非常认同其技术的年轻人,但他们的善良本能被人操纵甚至背叛。

         共享经济正在利用这些理念来创造巨额的个人财富,削弱真正的社区,鼓励更有特权的消费形式,它创造了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动荡、更加不平等的未来。还有其他人认为社会运动和私人营利公司之间没有矛盾:有人相信“福利企业”和其他形式的开明资本主义,有人寄厚望于共享经济的家乡——旧金山湾区。我希望能说服其中一部分人:共享经济并没有兑现他们的承诺。
         很多人都乐于推广不平等和放松管制的愿景,用金钱代替民主机构,这本书对这类人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在科技行业中工作,日常生活中会花很多时间在电脑上。我不怀疑,新的技术在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它并不能为复杂的社会问题或社会冲突的长期根源提供一个解决的捷径。如果共享经济的支持者确实相信平等和可持续发展,希望建立一些有用的东西,那么他们就必须放下互联网文化的架子,从其他领域一直涉足共享事业的人那里吸取经验和教训。正如解决复杂社会问题没有捷径一样,遏制共享经济的恶也没有捷径。一个出发点是,我们得认清它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