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好多人陆续进入共享行业?
2019年11月9日

共享充电宝 

       共用汽车的合作社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了,有些是作为非营利组织运营,有些是作为商业公司运营。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就一直有这样的业务。在我生活的基奇纳-滑铁卢地区就有社区共用汽车公司,它始建于1998年,目前仍在运营。到了2000年,安特耶·丹尼尔森(antje danielson)和罗宾·蔡斯(robin chase)创建了zipcar公司,给这一领域带来了新的追求。共享充电宝

 

        zipcar公司从来就不是一个p2p公司,因为汽车都属于公司,它是基于数字技术的一种“共享”或“协作”消费形式。甘斯基援引蔡斯的话,当时丹尼尔森向她介绍柏林的一个汽车共享服务:“我脑海中有一盏灯被点亮了。我想,这不就是建设互联网的目的所在吗?”或许比空中食宿更早,zipcar公司成为最初的共享经济公司。zipcar公司的确在成长:从波士顿起步(2001年)到纽约(2003年),然后到旧金山(2005年)、多伦多(2006年)和伦敦(同年晚些时候),到2008年会员数已达25万。公司的吸引力是三重的,包括经济、社会和环境三个方面:它提供了经济实惠的驾车方式(使用权优先于所有权),它营造了另一种社区的感觉(你是会员而不是客户),它推动了一个绿色的形象(比个人所有更有效地利用了资源)。

       正是这三重吸引力不断吸引人们进入共享经济。遗憾的是,满足社会需求其实是希望大于现实。2012年,研究人员弗勒拉·巴尔迪(fleura bardhi)和吉安娜·埃克哈特采访了波士顿的一批zipcar用户,还与被调查者同乘一辆车,看他们是如何使用zipcar的。结果发现,zipcar用户更多的是受利己主义和功利主义的驱使,而不是受任何利他的社会动机所驱使。研究人员以为会出现一个以zipcar为中心的社区,但结果却发现用户反对该公司创建一个超越市场交易的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