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公司违反经济学消费主观吗?
2019年11月9日

      共享充电宝公司

      尽管共享经济大谈反消费主义,但这些规模扩大后的共享经济公司和它所颠覆的公司一样,走的都是消费主义的路子。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参与总人数达6亿之多。共享经济有效降低了创业创新的门槛,实现了闲置资源的充分利用,形成了新的增长点,为经济注入更加强劲的动力。共享经济扩大了交易主体的可选择空间和提升福利空间,改变了人们的产权观念,培育了合作意识,改变了传统产业的运行环境,形成了一种新的供给模式和交易关系。共享充电宝公司 

      共享经济时代已经来临,资源共同使用与协同消费的全新思维模式将会重新书写价值创造的法则,推动人类社会进一步向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与可持续发展型的共享经济社会转变。对于投资人来说,他们看到了一个被忽略的巨大刚需市场和一个已经被验证可行的商业模式。短短几个月,几十亿元风险投资涌入共享单车市场。身为ofo的投资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在谈到投资逻辑时认为,能做起来最好,公司会长成独角兽;如果做不起来,凭借校园市场也能到创业板上市。

      zipcar公司是否给环境带来好处的说法取决于它跟什么进行比较。zipcar公司的一辆汽车貌似比15辆自有汽车对环境的影响更小。但同样,zipcar公司的一辆汽车貌似比广泛使用公共交通对环境影响更大。因此我们至少可以说,zipcar公司用“15辆汽车”的数字来鼓励大学生参与共享汽车的做法是厚颜无耻的:这种做法有可能会增加上路汽车的数量而不是减少。zipcar公司的大学页面上承诺“更高程度的自由……享受有车的便利性但无需把车停在校园”;自由和便利是与公共交通进行比较的。
       因此,社区已经不复存在,而且公司只有在方便的时候才会去谈环境上的好处。正如社会学家朱丽叶·肖尔所说的,剩下的是一个“曾经披着共享经济的外衣,现在却是安飞士旗下子品牌的”公司。与此同时,那些没那么有野心的共享汽车方案如本地的汽车共享合作社仍在以10年前的方式继续运营。zipcar公司的故事与空中食宿的故事很相似:最初的动机都是围绕社区以及围绕一种不以营利为主要目的的互动关系而建立的;都十分渴望增长;都快速地扩张;最初的模式都遭到破坏;最终都成为一个大公司——在经济上取得成功,但这些都已完全不能对目前的经济模式发起挑战,也未能实现可持续性或社区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