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行业的三重吸引力
2019年11月9日

共享充电宝方案解决公司

       正是这三重吸引力不断吸引人们进入共享经济。遗憾的是,满足社会需求其实是希望大于现实。2012年,研究人员弗勒拉·巴尔迪(fleura bardhi)和吉安娜·埃克哈特采访了波士顿的一批zipcar用户,还与被调查者同乘一辆车,看他们是如何使用zipcar的。结果发现,zipcar用户更多的是受利己主义和功利主义的驱使,而不是受任何利他的社会动机所驱使。研究人员以为会出现一个以zipcar为中心的社区,但结果却发现用户反对该公司创建一个超越市场交易的社区。共享充电宝方案解决公司


       zipcar用户希望“以牺牲物品(即汽车)以及其他用户的利益为代价,追求自身利益”,因此,为了防止其他用户恶意利用共享汽车,公司“欢迎采取监管和控制措施”。在一次采访中作者说:“zipcar公司以严谨的治理作风来确保参与者遵守共享汽车的规则,确保汽车按时交回、油箱加满油等。消费者赞成甚至希望有更多这类监管,因为他们觉得这是系统有效运行的唯一方式,而如果zipcar不出重拳执法,他们不相信对方能遵守规则。”巴尔迪和埃克哈特还认为zipcar的用户受政治消费主义的驱使,常常谈论反对汽车以及环保等问题,不过他们也没有找到这些动机存在的证据。.
       与其拥护者所说的完全不同,zipcar公司显然更多的是在从事一种正常的、主流的消费交换,所以zipcar 2013年1月被汽车租赁公司安飞士(avis)收购也就不足为怪了。被收购之后,没有迹象表明zipcar用户和公司之间不是简单的商业交换,也没有迹象表明用户之间存在某种联系。zipcar品牌继续宣传着环保理念。其大学网页上说:“每一天,我们都在朝着越来越少地依赖自有车辆的目标前进。为什么?因为这很重要。zipcar的每一辆汽车可以让路上减少15辆自有车辆。”
       但是,这个说法背后缺乏实质内容。社会学家贾森·索多斯基(jathan sodowski)称这个说法来自于2005年(zipcar公司刚出现的时候)交通运输研究委员会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涵盖了所有类型的共享汽车模式(营利的和非营利的),其结果是家庭放弃买车而选择共享汽车。交通运输研究委员会并没有把它给环境带来的好处当一回事(毕竟这并不能说明总里程数下降,只能说明汽车保有量减少)。